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游戏·竞技 > 木叶的白眼公主 > 第三百一十章 给世界造成了重大破坏的熊孩子(三合一)
听书 - 木叶的白眼公主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三百一十章 给世界造成了重大破坏的熊孩子(三合一)

木叶的白眼公主 | 作者:别讲道理砍他| 2019-11-22 00:3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(今天只有一章了,不过是三章一起发,一共6000字,尝试一下这种更新模式。)

    原本雏田还不想这么快就和日向日足摊牌的,毕竟有些事情不好解释。

    不过这世上总有些事是水到渠成发生的,当日向日足问起时,雏田忽然就不想继续隐瞒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你能理解这些吗?”

    日向日足沉默无言,看着视野中蔚蓝色的天空,内心的惊骇久久无法平息。

    雏田的话虽然让他震惊,但还不至于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日向日足很快就冷静了下来,几十年的人生阅历,甚至经历过两次忍界大战,日向日足很容易就可以接受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那个不确定的未来,日向日足心中忽然有些迷茫起来。

    人们站在高处,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。但如果站的位置不够高,却还想要眺望远处的时候,自然就会看不清远处的景致、

    日向日足语气复杂的问道:“雏田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雏田摆弄了一下头发,转头看了日向日足一眼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一直以来都镇定自若的男人,竟然也有不确定是时候。

    “大筒木一族通过吸收神树提升实力、延长寿命,我们想要了解宇宙,了解神树,就一定要有大筒木一族的族人引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在忍界传说中,六道仙人打败的那个怪物,其实就是他的母亲大筒木辉夜。”

    “六道仙人以‘地爆天星’封印了辉夜,从而形成了今天的月亮……地爆天星就是晓首领使用的那一招。”

    日向日足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放她出来?”

    如果大筒木辉夜真的是六道仙人打败的那个怪物,那么从忍界的传说中判断,她实在太过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雏田点头道:“我是这么想的!”

    “辉夜确实危险,但我也不是没有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雏田将辉夜的性格以及自己的计划告知日向日足,日向日足听过之后,内心也逐渐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鸣人、佐助、雏田三人可以合力封印辉夜。

    如果雏田的判断没错的话,那么辉夜的威胁也就不是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雏田最后补充道:“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辉夜的为人,但她是我所能想到唯一的领路人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们可以开一个脑洞。

    辉夜以绝对的力量威慑世界,让世界得到了和平。

    她虽然以活人制造白绝,但其实远远没有‘十万’那么多。忍界四战的十万白绝,是用外道魔像中的尾兽查克拉,以及大和体内的柱间细胞克隆出来的实体分身。

    如果辉夜存活千年,那么忍界就可以在她的威慑下和平千年,非自然的大量死亡事件,似乎就只有被她制造成白绝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然而六道仙人为了‘世界和平’所创立的忍宗,却让忍者世界厮杀了千年,甚至就连几岁的小孩子都要被派上战场。

    脑洞结束。

    如果从雏田前世的价值观来看,大筒木辉夜杀了人,犯了罪,那她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,这一点是无可厚非的。

    因为生命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。

    但忍者世界的价值观却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在忍者世界,杀人是随意的。

    哪一个忍者没有杀过人?

    忍界每天都有忍者正在厮杀,让忍界厮杀不断的根本原因其实就是忍者本身。

    木叶的中忍考试,甚至允许考生在考试中杀人。唯一还算人性的一点,就是考官会在分出胜负的情况下,阻止杀人的事件发生。

    但在中忍考试中,误杀是可以被原谅的。

    所以从忍者世界的价值观来讲,大筒木辉夜虽然在制造白绝,但她却维护了世界的和平。

    甚至大筒木辉夜制造白绝的理由,也是为了抵抗大筒木一族的叛军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五大国的忍者彼此厮杀,却将这种厮杀冠以‘和平和正义’作为借口一样。

    大蛇丸用活人做实验,他一生杀人无数……可就算如此,依然没有法律可以制裁他。

    忍界四战后,大蛇丸洗白了!

    如果以忍者世界的价值观去衡量辉夜的话,她所做的事情和五大国又有什么区别呢?

    五大国每天杀人,却只能维护本国的和平。而辉夜杀人,她却可以维护世界的和平。

    只是辉夜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理的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然而相比之下,六道仙人建立忍宗的目的虽是好意,但忍宗却让这个世界厮杀了千年。

    这是六道仙人因为无知所犯下的罪行。

    所以雏田虽然不喜欢辉夜的为人,但在习惯了忍者世界的价值观后,雏田同样很讨厌六道仙人。

    因为六道仙人无知的低估了人性中的恶。

    六道仙人就像一个给世界造成了重大破坏的熊孩子一样,我们无法指责他,因为他无知,因为他的本意是好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却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摆在日向日足面前。

    世界。

    日向日足和雏田不一样,雏田并非这个世界的人,所以即使雏田对日向家、对木叶有着足够的羁绊,但这些羁绊还不至于牵制雏田,让雏田为感情所累。

    所以雏田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说,等鸣人、纲手他们和三圣地的关系不存在了,就返回忍界收割三圣地,夺取自然能量。

    雏田对家族、对村子的羁绊,其实就只有几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但日向日足是这个世界的人,他没经历过其他的世界。所以他的羁绊不仅仅是日向家而言,日向日足对木叶,甚至对忍界都有一种难以割舍的羁绊。

    并非人人都是大蛇丸。

    抛弃世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孤独和迷茫,就好像雏田刚刚穿越时的不适一样。

    只要忍者世界没有了雏田熟悉的人,雏田就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在这个世界搞绿化。

    但如果回到前世的地球,即使地球上已经没有了雏田熟悉的亲人、朋友,雏田也不会在地球上种树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日向日足轻叹一声,默然道:“雏田,我不会阻止你追寻梦想……但如果你要伤害这个世界的话,即使拼上性命我也会阻止你。”

    雏田轻笑一声,缓缓道:“事实证明,神树并不会伤害这个世界,三圣地也无法代表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将查克拉真理广布世界,建立忍宗教义的是六道仙人……三圣地的那些动物们,和我们才真正不是一个物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三圣地隐瞒了仙术,并且限制忍者学习仙术。”

    缓缓起身,雏田继续说道:“不过大筒木一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……他们同样也很贪婪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正因如此,我才会有带着日向家进入宇宙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日向日足淡然道:“自私是人类的天性,日向家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雏田不置可否道:“所以我才会做出这个自私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你的决定呢?”

    雏田转头看向日向日足,轻声道:“我能理解你的矛盾,因为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矛盾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虽然会抛弃一些东西,但也会因此得到一些东西……就看这两者之间,哪一个在你心中的比重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日向日足凝望雏田的双眸,纯白色的瞳孔中,已经没有了少时的调皮。

    “你长大了,雏田……”

    日向日足有些欣慰,但更多的还是复杂。

    雏田能去思考这些问题,是日向日足一直以来所期盼的事情,他一直都在期盼着雏田能够长大。

    可是当雏田真的长大了,日向日足却忽然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当孩子逐渐长大,就代表他们将要离开父母,开始一段独立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雏田有了自己的梦想和追求,翅膀逐渐成熟的雏田,想要离开温暖的鸟巢,渴望自由自在的天空。

    可是日向日足却并非遨游九天的雄鹰。

    身为日向家的族长,他有着太多的重担和责任,他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日向一族的荣耀,更要让日向一族长久的存在下去。

    “宗家与分家的制度,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日向家……”

    日向日足沉声说道:“家族的发展需要稳定,我无法为了那种不确定的未来,就轻易做出一个不负责任的决定……即使那很诱人。”

    “宇智波的族人在决定政变时,他们同样很有信心,然而事实却证明了他们只是妄自尊大。”

    转头看向雏田,日向日足继续说道:“作为父亲,我对自己的女儿很有信心,我可以支持你追求自己想要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作为族长,我必须要对这个家族负起责任,我不可能将家族带向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之中。”

    雏田所描绘的未来是一个很诱人的画面,抛开对忍者世界的不舍,日向日足同样也向往着有一天日向一族可以统治宇宙。

    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,要远比宇智波的政变更加困难。

    雏田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能理解的!”

    情感是一种很伟大的力量,我们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,但却不想因此牵连到家人和朋友。

    日向日足望着远处,眼中闪过一丝挣扎。

    “我会与家族的长老们商议,在宗家与分家之外,再单独设立一支……既然你说大筒木一族有本家、宗家、分家之别,那么这一支就是日向本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雏田,本家这一支将由你带领,为日向家创造一个不一样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雏田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能做到如此地步,已经是日向日足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日向日足不是没被雏田的理想所吸引,但是他还有更多的羁绊。为了日向家的延续,他只能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!”

    日向日足淡淡说了一句,转身离开了火影岩。

    他需要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好好的思考一下,日向家的未来究竟要如何发展。

    在提出‘本家’这个概念之前,日向日足想的是让宗家与分家在木叶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可是当日向日足想到家族究竟要如何在木叶发展时,雏田所描述的东西又萦绕在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走出去的人就很难再走回来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他们对故乡没有感情,而是因为他们见到了更广阔的世界。

    如果让现在的雏田回到地球做一个普通人,雏田肯定是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若是未来有一日,雏田在茫茫宇宙中找到了地球,或许会回去小住几日,体验一下地球人的平静生活。

    但是雏田终将离开。

    雏田目送日向日足的身影渐渐消失,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十三年了,虽然此刻的‘再见’只是提前很多年说的‘再见’,但离别之日终将到来。

    吃光了美食,雏田也离开了火影岩。

    作为乐趣,雏田以前经常以‘火影’的身份站在这里俯视木叶,可是如今却再也没了兴趣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长大吧!

    回到日向宅,雏田继续研究封印术和傀儡术,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,为自己的梦想打牢根基。

    木叶的生活平静而又温馨。

    小院中,雏田将‘二十神空击’的使用技巧传给了花火。

    看着花火在小院中努力修炼,汗水已经浸湿了衣衫,雏田忽然感触良多。

    曾经的雏田虽然清楚花火这么努力的修炼,就是为了保护日向家,保护木叶。

    但以前的雏田是不理解这些的。

    梦想这种东西,曾经离雏田的生活太过遥远了。

    可是当雏田真正有了想要追求的梦想时,才明白努力的意义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自然感知中,绝的身影忽然出现了片刻,而后又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花火,姐姐还有事,你自己先修炼一会。等姐姐回来后,要检查你的修炼进度哦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花火乖乖站好,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雏田,直到雏田离开后,才开始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来到木叶后山,雏田在第一次与绝见面的地方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绝从一根树干上钻出了半个身子。

    “呦哦——”

    白绝拉长语调,语气欢快的说道:“你猜忍界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?这可是一个超级大秘密哦!”

    雏田闻言一愣:“恩?”

    “闭嘴,白绝!”

    黑绝沉声道:“雏田,我这一次找你,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刚回了黑绝的话,雏田又忍不住好奇的追问道:“忍界最近有什么大事发生吗?”

    黑绝道:“估计木叶很快就会收到情报了,是关于四代雷影和大蛇丸的。”

    雏田好奇道:“他们两个打起来了?结果呢?”

    黑绝解释道:“四代雷影性格暴躁,他一听说自己的父亲被大蛇丸玩弄,立刻便扬言干掉大蛇丸。”

    “雷影前几天好像已经说服了云隐村高层,忽然带领大量的云忍离开云隐村,在全忍界寻找大蛇丸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雏田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雷影出手的话,土影也不会无动于衷吧?”

    雏田忽然有些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黑绝诧异道:“土影怎么可能和雷影联手行动,既然雷影已经出手,土影自然乐得坐山观虎斗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雏田无奈的耸了耸肩,确实不能以四战后的眼光看待雷影和土影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件事和木叶的关系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黑绝,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黑绝沉声道:“是关于尸鬼封尽的!”

    “想要解开尸鬼封尽,就必须要拿到漩涡一族的死神面具,而漩涡一族的纳面堂在木叶的某处,我暂时还没找到相关情报。”

    雏田随口道:“你说纳面堂啊!”

    “漩涡一族的纳面堂在村子的西北方向,那里平时没什么守卫,以往也不会有人在意这些面具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最近一段时间,总有根部的忍者在那里巡视。”

    黑绝点头道:“看来就是那里没错了!”

    漩涡一族的纳面堂在木叶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建筑,最多就是缅怀一下木叶曾经的盟友漩涡一族。

    白绝道:“如果不是重要地点,以我和带土的能力,都能轻易拿到死神面具。”

    黑绝冷静分析道:“但是大蛇丸已经加入晓组织了!”

    “团藏心思缜密,失去双手的大蛇丸或许没有能力拿到死神面具,但却不代表晓组织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雏田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团藏不可能考虑不到晓组织,团藏或许已经猜到木叶围剿大蛇丸的计划,就是晓组织一手策划的。

    或许团藏暂时还想不通晓组织邀请大蛇丸的目的,但晓组织对大蛇丸既然有所需求,大蛇丸也一定会趁机提出条件。

    “如果死神面具被转移的话,那的确比较麻烦。”

    雏田皱眉道:“一会我用白眼探查一遍,根部的基地也不大,想找的话很容易就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黑绝看着雏田说道:“我已经与大蛇丸展开了合作,并且要来了君麻吕的相关资料……不过考虑到你的身份必须保密,暂时也没有吸收查克拉的能力,就没说复活君麻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雏田摸了摸眼睛,轻声道:“应该很快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吸收了浦式的力量后,雏田血脉觉醒的速度越来越快了。

    白眼的瞳力也越来越强大,雏田有时候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,有一种神奇的能量正在流入自己的双眼。

    黑绝将君麻吕的资料交给雏田,雏田随手翻看几眼。

    除了君麻吕的身体资料以外,还有君麻吕的忍术资料。资料的内容很详细,看来大蛇丸应该没有在这件事上偷奸耍滑。

    “绝,我最近正在研究傀儡术,如果有时间的话,你帮我调查一下赤砂之蝎秘密基地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黑绝点头‘恩’了一声,随即说道:“雏田,事不宜迟,我们立刻行动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白眼!”

    就木叶这么大的位置,雏田开启白眼后,几乎可以看到全村所有的角落。

    根部的基地对于雏田来说从来都不是秘密,即使那里有着防感知型的结界,也就只能稍微降低一些雏田的视觉清晰度而已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雏田嘴角微挑,轻笑道:“团藏果然早有防备,他在自己身边藏了一个死神面具,不过那个面具是假的。而真正的死神面具,戴在一名根部忍者的脸上。”

    早在决定联合大蛇丸的时候,雏田就已经用白眼看过纳面堂中的死神面具了。

    作为拥有特殊能力的忍具,死神面具自然会有其特殊的查克拉反应。

    “将面具待在根部忍者的脸上……哼!果然是团藏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黑绝猜测道:“团藏身边的守卫力量应该很松懈吧!”

    雏田点头道:“不错!团藏身边基本没什么守卫。”

    黑绝语气低沉道:“纳面堂中的面具是假的,一般人自然就会认为团藏身边的面具才是真的。如果我们拿到了那个面具,大蛇丸使用尸鬼封尽时,就不得不将自己的灵魂交给死神。”

    “大蛇丸明知必死,再想到晓的失败,或许还会在临死之前拉上一个人陪葬……”

    雏田听的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团藏这个计划确实不错,如果带土或者绝真的拿到了假的死神面具,大蛇丸就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黑绝继续道:“死神面具的事情交给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目光转向雏田。

    “虽说继续潜伏木叶对我们来说已经没什么利益了,但这是你自己的决定……”

    雏田知道黑绝的意思,语气郑重道:“我已经下定决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再见了!”

    说完,黑绝缓缓沉入地下消失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轻呼一口气,雏田反身朝着村子走去。

    大蛇丸的加入,代表一切计划都已经走入了正轨。接下来只需安心等待晓组织收集尾兽,然后收割晓组织的成果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回到日向宅,雏田偷偷摸摸的绕回到自己的小院。

    看到小院中努力修行的花火,雏田忽然从角落里窜出来,如同饿虎扑食般扑向了措手不及的花火。

    “姐姐,别闹了!”

    花火满脸无奈。

    白眼的存在让捉迷藏都没有了乐趣。

    见自己没有吓到花火,雏田恼羞成怒的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花火的腋下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姐姐别闹了……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和花火疯闹了一会,雏田心满意足的爬起来,哼哼道:“小丫头,修炼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花火红着脸说道:“姐姐,我已经可以凝聚出经脉了呢!”

    “很棒哦!”

    雏田拍了拍花火的小脑袋,夸奖道:“继续加油!”

    “等你习惯了二十神空击的状态,就可以通过二十神空击使用空掌和破山击了。”

    花火连连点头,伸出右手迅速凝聚出查克拉拳头,在白眼的视觉中,查克拉拳头中的经脉和穴道都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看!”

    “虽然还做不到像姐姐那样,不过我用这一招,一拳就打到了木叶丸呢!”

    雏田好奇道:“花火,你打木叶丸做什么?”

    花火叉着腰,满是抱怨的说道:“谁让他总是使用一些奇奇怪怪的忍术,就连老师也说过他好几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确实该揍!”

    雏田深以为然的说道:“花火,姐姐再教你一招忍术,这一招叫做‘柔拳法——肾击’。以后你看木叶丸不爽的话,就用这一招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花火用懵懂的眼神看着雏田,好奇道:“姐姐,这一招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雏田蛊惑道:“花火啊!等你用这一招打败了木叶丸,保管就连你们的老师都会害怕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花火闻言兴奋道:“姐姐快点教我!”

    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